轉貼自:煙燻粉紅
寫文者:莊雅茵
日期:2007/07/08

我們高中有3本交換日記 每一本還都半途而廢
哈哈~而且最後一篇都是妳的字跡(因為斷送在我這廂)
所以特地爲妳寫的~希望打破超懶惰的我 總是不主動回信的壞習慣

我們的緣分都快要過8歲生日了
但是話夾子打開 就會很像WORD放進聚寶盆 一直長出來
害我忍不住 邊聊 邊吃羅漢果養喉嚨 還餵了妳好幾顆
沒辦法 誰叫我的遭遇你幾乎都參與了
換妳口述妳的遭遇時 我的領悟力又剛剛好很好
所以講什麼心情 都懂
對感情處理得很保守 用最無所謂的態度化解很沉重的傷痛
有夠深的傷口 可能連疤都結痂不起來
只好等到老死 隨肉體一起腐爛被細菌分解
妳說妳也能體會 我其實很激動
因為從來沒有人有辦法安慰我
原來安慰 不是講了什麼話或做了什麼舉動
只需要了解
傷害本來就建立在不平等的對待
當時的眼淚和難過 現在還是不斷懲罰自己
然後在戴上微笑的面具 把悲傷藏在心中


妳就是表現的太精明俐落了
好像小事情是傷害不了妳銅牆鐵壁般堅固的情感細胞
沒想到朋友的感情妳也很斤斤計較
計較起來才知道妳很容易受傷害
給妳一個大大的擁抱 不要難過
大家都很愛妳 有時候只是一個不小心的冷淡
沒有故意傷害妳的意圖
如果真是妳的敵人 那就一定也不是我的朋友
因為我們如此認同對方
我的價值觀 幾乎 是妳點頭才存在的 妳的亦然

deepest11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